<span id="11161"></span>
<sub id="11161"></sub>

    
    <output id="11161"><legend id="11161"></legend></output>

      <var id="11161"><ol id="11161"></ol></var>

      <var id="11161"></var>

    1.    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 當前位置:首頁
      > 新聞資訊 > 文化園地 > 文學
      視力保護:
      童年的記憶
      來源:天津電建 作者:陳超 日期:2019-08-06 字號:[ ]
        近年來很流行一句話:最好的味道是永遠是媽媽的味道;最難忘的記憶永遠是童年的記憶。
        人之童年皆各異,因烙上了時代和個體的特征而愈顯彌珍。
        我的童年是在北方一條長長的胡同里長大的。胡同,也伴隨著我童年的衣、食、住、行、樂各各方面。
        衣,孩子們都是愛臭美的,這一點,男孩女孩一樣。每到六一兒童節或者春節前夕,總會磨著大人給買新衣服。因為,六一前學校不僅會組織文藝活動,而且每年一度的“三好”學生也會在文藝節目之前進行表彰。記得那時,一條三層、鑲嵌花邊的白色“公主裙”不知道是多少女孩子的終極夢想。活動那天,“小公主”們穿上美美的“公主裙”,腳踏一雙嶄新的黑皮鞋;一個個“小紳士”們,穿著白襯衫、系上紅色的小領結,上臺接受老師頒發的“三好學習”獎狀,就是對自己一年來努力最好的褒獎,也是六一兒童節里最有意義的事情。
        食,都說人的味覺習慣從三歲時就培養起來了,也許真的有些道理。我們小時候,物質生活還不像今日這般的極大豐富。因此,那個時代孩子們有關快樂的記憶,大多是與美食聯系在一起的。早上,從大人手里要來零錢,拿上幾張認不全上面的字,只會按顏色分辨的糧票,就能在上幼兒園或者上學的路上買到一份熱乎乎早點了。不管是油條、燒餅、大餅、還是做下來喝上一碗香噴噴的豆腐腦、豆漿、云吞、茶湯……都能極大地滿足孩子們味蕾的需求。記得小時候,有一種記憶猶新的小吃,叫“熟梨糕”,據說只有在我的家鄉才能吃到。“熟梨糕”,其實跟“梨子”沒有任何關系。它是將用大米磨成的米粉,倒在一個“多層”高的木制的模具里,松散的米粉需要用小鋼片刮平,然后一個疊著一個地向上碼放好。因為米粉量很少,所有米糕非常好熟。隨著底下的米糕填充放好,在賣家熟練的操作中,最上面的一個已經“瓜熟蒂落”,可以“采摘”了。然后,賣家會在事先準備好的一個個大罐子里,繞上一勺餡料澆在米糕上。傳統餡料的口味有山楂、菠蘿、黑芝麻、紅豆等,后來又出現了橘子、獼猴桃、蘋果、草莓、巧克力、香芋、薄荷、榴蓮等多種多樣的口味,滿足不同口味的需求。最后,熟梨糕會或三、或五、或七個地被放在一張圓形的薄脆米餅上托起,方便食客們隨走隨吃。當然,我小時候的熟梨糕沒有這么講究,就是簡單地放到一張白紙上。三個一份,每份5角錢。“熟梨糕”販賣時有一個特點:賣家都是推著自制的大鋼管自行車沿著大小胡同沿街販賣的。自行車的后衣架上則綁著一個也是自制的蒸汽鍋,順著鍋里白白的蒸汽,發出“甑兒甑兒”的聲音。因此我們都叫它“甑兒甑兒糕”,以至于它的“大名”——“熟梨糕”是我在長大后才知道的。“熟梨糕”的精妙之處,也就在于這“甑兒甑兒”的聲音,它既省去了賣家的沿街叫賣,又成為這道小吃最好的“代言”。因為,對于愛吃“熟梨糕”的人們,一聽到那聲聲“甑兒甑兒”,眼前就會浮現那白白的小米托、新鮮欲滴的紅黃綠色果料,伴隨著蒸汽一起升騰而出的米香味……這時,“甑兒甑兒”的聲音簡直成了小饞嘴兒們的“催命符”,不趕緊來上一口,怎能忍受?
        住,胡同里的孩子們有樂有愁。樂的是,鄰里關系非常融洽,關起大門來,一個院子的人就是一家人。別說是哪家有個紅白大事,就是哪家燉鍋大肉,包頓餃子也是要一個院子來分享的。上幼兒園、上學孩子們的接送,更是胡同人們的樂事。今天你家的孩子我來接,明天我有事情,我家孩子拜托你來送,大家都會痛快答應的。愁的是,胡同里房子畢竟大多都“上了年紀”,夏季雨季來臨前,家家戶戶都會在胡同里熬上一桶瀝青,踩著梯子,爬到屋頂去鋤雜草、鋪瀝青。而這時我們孩子們,或者幫著大人們扶著梯子、或者負責傳遞壓住瀝青用的磚頭,總之“小鬼”有時也有大用處。
        行,小時候的關于出行的記憶,現在想起來更多是懷舊的色彩。大鋼管“二八”式自行車,每次等爸爸送我到學校時,坐在前梁上的小屁股都會被擱出印記;去姥姥家需要乘坐的96路無軌電車,兩根長長的電線,想胳膊一樣,“拽”在空中,在夏季搖曳的繁茂樹葉中不慌不忙地穿梭;老式的公交車前部,大大的機蓋鐵皮罩上,總會有幾個淘氣孩子搶著坐到上面。而車中部的“手鳳琴”式“大轉盤”,隨著車體轉彎帶來的“乾坤大挪移”,才是我的“最愛”;夏日的地鐵里雖然沒有現代化的中央空調,但特有的涼風總能將列車的風馳電掣“演繹”得淋漓盡致;出遠門時乘坐的“綠皮”火車、一張紙小小的硬紙車票上被檢票叔叔、阿姨“扣”掉的小缺口、嘈雜的月臺……都凝結成了那個時代的永遠塵封。
        樂,孩子們的世界怎能缺少歡笑?不過,我們那時候的玩具大部分都是自己或者父母DIY的,不像現在孩子們的玩具全部是電熱聲光網的集成體。一根皮筋,就能讓女孩子們玩上幾年、編出幾十種花樣;幾個玻璃彈球,就能哄得調皮的小子們趴在胡同的陰涼地里玩上一個下午;幾十根吃剩下的雪糕棒,收集在一起,就能制成一把簡易的“手槍”,成為送給男孩子們的禮物;甚至是一根老樹枝,也能讓孩子們在相互的“拔老根兒”游戲中樂此不疲……
        其實,每個人心中的童年記憶都鑒證著每個時代的變遷和每個地域的特點,不管如何,兒時的記憶就像一張永遠不會忘卻的黑白照片,無論何時、無論什么年紀見到它時,都會掀起人們心中那片不曾被生活磨滅的可貴純真。記憶中的童年,甜,是甜,苦,也是甜。



      打印】 【糾錯】 【關閉

         
      大片免费观看在线视频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